坐牢1000多天朴槿惠在监狱里干啥?闷头读英语词典

发布日期:2021-11-28 10:10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妇基会向赣递捐5000支国产二价HPV疫。自从2017年3月31日朴槿惠正式被韩国法院批准逮捕以来,她已经坐牢1000多天了,成为了韩国历史上坐牢时间最长的总统。

  总统坐牢嘛,总是很受外界关注的,一方面,大家本来就对总统坐牢这件事就很好奇,想知道总统坐牢会不会和普通人坐牢不一样;

  另外一方面,尽管在坐牢,朴槿惠在韩国依旧有大量支持者,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要求韩国政府释放朴槿惠的努力,这导致朴槿惠尽管身在监狱,但她的一举一动仍旧很受关注。

  那么,朴槿惠每天在监狱里做些什么呢?她真的像外界所看到的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英语书吗?

  都说韩国总统是世界上最高危的职业,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位韩国总统能够“善始善终”,历任韩国总统要么被暗杀、要么就自杀,再不然就是在卸任后入狱,之前韩国人气很高的总统朴槿惠就是被捕入狱的那一类。

  在韩国历史上,一共有4位总统被捕入狱,他们是全斗焕、卢泰愚、李明博和朴槿惠,而朴槿惠在创造了韩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历史之后,又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那就是历史上坐牢时间最长的总统。

  2012年,朴槿惠以过半支持率当选第18届韩国总统,韩国民众也曾期待她是真心想与国民一同“分担痛苦、解决问题”,并且创造一个新的韩国。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朴槿惠线年后,一起“世越号”事故就让朴槿惠的支持率大幅下降,不少韩国民众开始怀疑朴槿惠与韩国“”永生教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随着更多信息被发掘,韩国媒体发现,朴槿惠的闺蜜、永生教教主崔太敏的女儿崔顺实的电脑中有大量涉及韩国国家机密的文件以及朴槿惠多次公开讲话的演讲稿,这让韩国各界对朴槿惠的“执政能力”产生了质疑。

  许多人怀疑实际上操控韩国国政的其实是崔顺实和她背后的永生教,而朴槿惠仅仅是一个“傀儡”。

  此后,朴槿惠被弹劾下台,还在2017年3月31日被正式批捕,转移至首尔看守所开始了她的牢狱生活。

  从那时至今朴槿惠已经坐牢1000多天,而且,根据今年1月14日韩国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朴槿惠身负多项罪名,一共要服刑22年,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特赦、假释等特殊情况,她要到2039年才能出狱。

  而此前,韩国坐牢时间最长的总统是卢泰愚,但他的服刑时间也不过只有768天,迄今为止,朴槿惠的坐牢时间已经是他的2倍,而且朴槿惠还将继续在监狱中服刑。

  那么,在漫长的4年多时间里,朴槿惠在监狱中都做了些什么呢,她在牢狱之中也能享受一定的“特权”吗?

  从公开资料和韩国媒体的报道来看,朴槿惠在牢狱之中并没有享受到太多的特权。如果真的要说有的话,那么就是朴槿惠被单独关押在一间有12平方米左右大小的牢房中,还享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淋浴间。

  这间牢房原来是供6-7人使用的,而且普通的犯人也只能使用公共浴室淋浴。总统突然沦为阶下囚,享受这一点“特权”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从其他角度考虑,如果真的把总统和其他犯人关在一起,可能会制造出更多麻烦,也不利于监狱管理。

  另外,朴槿惠的牢狱生活还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根据与朴槿惠关在一起的犯人透露,朴槿惠从来不参与监狱的“放风活动”、也拒绝除了律师柳荣夏之外人所有人的探访请求,基本上每天都待在自己的牢房当中。

  还有媒体报道,为了避免朴槿惠与其他前任高官犯人见面,朴槿惠甚至连韩国传统的春节祭祀活动也未被允许参与,也就是说,朴槿惠基本上每天都是独自度过漫长的时光,那么朴槿惠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呢?

  首先,朴槿惠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保持着与律师柳荣夏每周会面2次的习惯,在会面中柳荣夏会给她带来一些外界的消息,让朴槿惠也能了解到韩国社会的近况。

  其次,在不会见律师的时间里,朴槿惠也不会看报纸或者看电视,通常她会选择埋头苦读柳荣夏送来的英语词典,我们无法推断朴槿惠究竟是想学习英语,还是想要借读词典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接受牢狱生活,但这似乎是朴槿惠主要打发时间的方式。

  最后,尽管朴槿惠已经下台入狱,但在韩国社会中,仍然有相当一批“铁杆粉丝”一直在支持朴槿惠,至今他们仍然没有放弃让朴槿惠被“特赦”出狱的努力。这些支持者经常会写信给朴槿惠,而在狱中的朴槿惠也会认真阅读粉丝来信,只是她从来都不回信。

  另外,在一些特殊的节日,虽然朴槿惠不会被允许接触其他犯人,但可能会被允许在单人间内参与“娱乐活动”。

  例如,在2019年的圣诞节——韩国的法定节假日——韩国监狱本部就给在押人员加餐、安排了一道炒牛肉,同时还组织播放了奇幻电影《与神同行》,朴槿惠没有与其他犯人一道,而是在自己的单间中吃炒牛肉、看电影,算是度过了这个“不普通”的圣诞节。

  而如果朴槿惠没有在与律师会面或者阅读,那么很有可能是因为她又入院治疗了。

  不管怎么说,毕竟朴槿惠已经是一个年近70岁的老人了,原本她就患有肾病,身体健康状况并不太好,而监狱中偏咸的饮食更是加重了她肾脏的负担,导致她病情恶化,还出现了面部浮肿等症状。

  柳荣夏曾对记者表示,朴槿惠现在的食量只有过去的1/3,足见监狱生活给她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除了肾病之外,朴槿惠还曾因为腰椎方面的问题入院治疗2次,并且在2019年因为肩部问题入院进行手术,共住院78天,出院后每周还需要进行2次康复治疗。

  在韩国媒体的镜头下,朴槿惠穿着病号服坐在轮椅上,身体瘦弱、面色憔悴,显然即使是有“单间”,节假日、生日还有“加餐”的待遇,监狱生活依旧还是很难熬的。

  毕竟,朴槿惠不仅失去了自由,还要遭受着精神上的折磨:一朝从万众期待的总统沦为阶下囚,这种巨大的落差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化”的,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可能也是朴槿惠更显憔悴的原因。

  有韩国媒体总结称,朴槿惠的牢狱生活是“拒绝探视、闷头读词典、饱受病痛折磨”,还有媒体用“悲惨”来形容她的生活。

  但同时,也有一些分析人士声称,朴槿惠是故意营造出这种生活“惨淡”的氛围,想要博得民众的同情,让自己能够“提前出狱”。

  提出这种观点的人,也不是全然都凭空猜测,他们提出了3条依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首先,尽管朴槿惠身在狱中,但她在韩国依旧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一点从朴槿惠一直都能收到很多粉丝的来信就能看出来。

  而且,根据韩国媒体报道,朴槿惠的粉丝不但每天去首尔看守所围墙外大喊“总统,早安”,还会定期举行“太极旗聚会”,呼吁释放朴槿惠,一些极端分子还曾提出过要“劫狱”救出朴槿惠等想法。

  2019年底,朴槿惠的家乡大邱市还曾发生一次大约2万人参与的集会,朴槿惠的支持者们在现场高举朴槿惠和其父亲朴正熙的照片,要求韩国政府释放朴槿惠。

  从朴槿惠支持者的所作所为,我们可以看出,朴槿惠在韩国的影响力虽然减弱,但仍旧存在,一旦朴槿惠出狱,凭粉丝的支持,东山再起也不是不可能。

  尽管朴槿惠拒绝与政坛高层会面,但她每周都与律师柳荣夏会面,分析人士指出,两人在会面中必定会就当下韩国政坛的情况进行交流,甚至也不能排除朴槿惠在狱中“发号施令”的可能性。

  因此,朴槿惠虽然看似不看报纸、不看电视,只是埋头读英语字典,但很有可能通过柳荣夏时刻掌握了国内局势动态,她只是在等待合适的机会。

  例如,在2020年3月,朴槿惠就曾抓准时机发声,呼吁大家关注和积极应对新冠疫情,并举起“太极旗”,团结在现在韩国最大的反对党阵营“未来统合党”周围。分析人士指出,这是朴槿惠在给自己铺排通过“特赦”提前出狱的机会。

  因为朴槿惠知道依据现有的证据,自己无法通过司法途径为自己翻案,想要提前出狱,只能通过总统特赦——只不过这个宣布特赦的总统,一定不会是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

  众所周知,文在寅竞选总统的最大目的,就是为自己的导师、战友和亲密的朋友卢武铉复仇,朴槿惠、李明博都在文在寅的“复仇名单”中,将朴槿惠送进监狱,文在寅也没少出力,这时候怎么可能指望文在寅“网开一面”,特赦朴槿惠呢?

  因此,朴槿惠将希望寄托于文在寅所代表的“进步派”对抗的“保守派”未来统合党身上,如果朴槿惠的发声能够让支持者同时支持未来统合党、并帮助“保守派”在大选中取胜,那么新任总统很有可能会宣布特赦,让朴槿惠实现提前出狱的梦想。

  而朴槿惠选择发声的时间点,正是韩国新冠疫情由于“”集会而大规模爆发、文在寅支持率应声下跌的时候,这个时间点选择的精准,似乎不像一个“两岸不闻窗外事”的人所能做到的,可见朴槿惠可能只是在蛰伏待机罢了。

  最后,朴槿惠可能是故意透露出自己“悲惨”的近况,博取韩国民众同情,以便在“提前出狱”这件事情上获得更多的舆论支持。

  毕竟,根据柳荣夏所言,朴槿惠在狱中心态还是比较“平和、乐观”的,并没有“自暴自弃”,朴槿惠一定不会甘心线岁的。

  综上,一些人坚持认为,朴槿惠的监狱生活可能比现在所报道得更加“精彩”,她可能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为自己“重获自由”进行谋划,但究竟事情真相是否如此,也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答案了。